澄廓

建设社会主义的好青年

獬豸·跛脚的驼背人5

【刑警AU】

    连续两天双更啦,求表扬。顺带不要脸的求评论(⁄(⁄ ⁄•⁄ω⁄•⁄ ⁄)⁄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晚饭时分,一队成员照例在会议室边吃边开会。杨锐说,“今天出现两个新情况,一是监控中的驼背人找到了;另一个是接到林妍的报案,怀疑尸体是她老公张胜利,从她提供的张胜利的身高来看,和我们发现的这具尸体是吻合的。我们分头查了胡建军和林妍的社会关系,发现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事。胡建军和林妍竟然是情人关系。”

    庄羽本来有点昏昏欲睡,听见这个,忽然两眼变得囧囧有神,“我去?不会吧?就胡建军那个造型?”

    徐宏耸耸肩,“天底下还真就有这么巧的事。这林妍和张胜利结婚好多年也没孩子,俩人在老家呆不下去,就跑咱们这儿摆摊卖米线。原本也是相安无事,但是半年前张胜利去做了长途运输工作,总是出门在外。胡建军呢,就是给他们摊子送米线的,一来二去,就和林妍勾搭上了。”

    佟莉看着胡建军的照片,满脸的嫌弃,“这女人是多寂寞啊,找情人找这么一号?”

    庄羽小声嘀咕了一句,“没准儿器大活好呢。”

    “嗳!”陆琛用筷子在庄羽头上敲了一下,“小孩子家家乱说什么!”

    杨锐皱眉,“开会呢,严肃点。”

    庄羽捂着头吐了吐舌头。

    顾顺说,“我们查胡建军的时候,他说监控里拍到他半夜两点出门,是去给林妍家送米线。当然,不仅仅是送米线,应该是偷情去了。所以当时我们问他的时候,他才支支吾吾不说实话。我们也在他住的地方找到了视频里的编织袋。”

    庄羽举手,“我查过了,没有血迹,只有一些粮食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徐宏说,“不过我们在调查张胜利的时候,有人反应他在失踪前的一天和胡建军有过争执。”

    杨锐点点头说,“没错,这么看起来,虽然胡建军有重大作案嫌疑,但是他杀人的证据还是不足。”

    忽然,办公室电话铃声大作,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。离电话最近的李懂接起来,听了没三秒,他就按开了免提。电话里是一个阴森的声音,“警察同志们你们好啊。我是张胜利,你们不是在找我吗?我在阴曹地府给你们打电话呢。我被杀死了,就在彩虹桥下,你们要快点找到我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杨锐的声音没有丝毫变化,沉着冷静。

    “嘟……嘟……”电话里只剩下了忙音。

    “妈的。”杨锐锤了一下桌子。徐宏拉拉他,他抬头一看,其余几个人都有点吓傻了。

    杨锐清了清嗓子,“干什么呢一个个的?听不出来这是搞你们呢?庄羽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啊?”庄羽显然还处在惊吓当中。

    “查这个电话,玩笑都开到条子头上来了,不想混了简直。” 

    庄羽一时有点没反应过来,陆琛伸手呼噜了一把庄羽的头毛,“想啥呢,这明显是个报假警的骚扰电话。队长让你查查是谁这么胆大包天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哦。”庄羽这才抓抓头发,打开笔记本电脑。

    没几分钟,庄羽就调出了一条记录,“这……这个……打电话的真是张胜利。”电话号码的主人赫然写的就是张胜利,庄羽的声音都有些发颤了。

    陆琛叹了口气,“这只能说,有人用这个号给我们打了电话,并不能说明打电话的就是张胜利本人。更何况,张胜利是死是活我们都不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顾顺乐了,“小同志,受党教育这么多年,怎么还这么迷信呢,这世界上哪来的鬼?” 

    庄羽反应过来,嘿嘿笑了笑,“我这不是……没经验嘛。”

    杨锐依然紧皱眉头,“无论这打电话的是人是鬼,都说明我们的路应该是走对了。你们想想,顾顺李懂早晨刚抓了胡建军,上午林妍就来报案了,而且还就那么巧合,他俩就是一对儿情人。还是那么巧合,当天晚上就有人用张胜利的电话给我们打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一直没说话的李懂忽然说,“队长,我觉得……死者应该不是张胜利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懂事儿要放大招了,大家做好准备。

李懂:皱眉.jpg

庄儿小小年纪不学好!

陆琛:整肃家风也是我来,你再多管闲事你信不信我一手术刀给你扎个对穿?

瑟瑟发抖again 


评论(11)

热度(4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