澄廓

建设社会主义的好青年

獬豸·跛脚的驼背人4

【刑侦AU】

    当顾顺李懂把胡建军押回局里,正好碰到杨锐徐宏回来。顾顺冲杨锐点点头,带着胡建军去了滞留室。

    李懂简单向杨锐汇报了一下情况,“我感觉这个胡建军身上肯定有事,目前他的嫌疑很大。不知道技术那边能不能根据视频和胡建军的身型做一下比对。”

    杨锐想了想,说,“希望不大,而且就算比对上,也不能作为他杀人的证据。”

    处理完胡建军的顾顺走进会议室,“队长,这小子您准备怎么办?现在审吗?”

    杨锐看看李懂,“你的意见呢?”

    李懂在公安大学的研究方向是犯罪心理学,他沉默了一下说,“在跟他接触的过程中,我觉得他内心还是心存侥幸的成分居多,所以我建议,先把他晾一晾,我们从他的社会关系入手,最好能找到一些实质性的证据,这样拿下他的几率会更大一些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都表示赞同。顾顺问到,“手表那边你们查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徐宏叹了口气,“那是条死线索。虽然找到了摊主,但是手表实在是没什么特征,而且他每天经手的换电池的手表少说也有十几块,所以他也想不起来这块手表的主人到底长什么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附近也没有监控吗?”李懂问。

    杨锐面色不佳,“那是一个混乱的市场,基础设施很差,没有监控。”

    一时间会议室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忽然,值班室民警跑了进来,“杨队,有人报案,说你们发的认尸通告,死者可能是她老公。”

    “走!”杨锐立刻站起身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会客室里,徐宏给报案人接了一杯水。来报案的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女人,头发凌乱,穿了一件并不干净的连衣裙。徐宏在女人对面的座位上坐下,“您别着急,跟我们说说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一般询问报案人这种活儿,杨锐都是一个旁观者的角色。一来他本身过于严肃,容易让报案人变得紧张;而徐宏恰好和他相反,一双大眼睛加上温和的笑容,很适合做这种交流沟通的工作。二来,用杨锐自己的话说,他眼睛虽小,但是聚光,旁观者的角色可以让他更好的观察对面的人,从而作出更为准确的判断,毕竟这个年岁,贼喊捉贼的并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女人精神状态很差,喝了口水,说,“我叫林妍,我老公已经一个多星期没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徐宏问到,“您慢慢说。您爱人叫什么名字?是做什么工作的?”

    林妍说,“我老公叫张胜利,今年38岁。我们不是本地人,是两年前来到这里的。刚开始,我们在华丰菜市场那边租了个摊位卖米线,生意一直不温不火,这两年也没存下多少钱。胜利说想做点其他的,赚些钱租一间铺子。所以半年前他就和人去跑长途了,留我一个人守着摊子。”

    徐宏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,“您爱人有多高?”

    林妍比划了一下,“跟我差不多吧。”

    徐宏点点头,“您是怎么发现您爱人失踪的?”

    林妍刚刚下去的眼泪又要泛出来,她极力控制着想哭的感觉,以至于声音都有些颤抖,“上个星期,胜利说要出去拉一趟活儿,我也没在意。但是,以前他出去跑车到了地方都会给我来个电话,可这次一连几天都没消息。我不放心,就给他手机打了电话,没人接。”

    徐宏示意林妍喝口水,“那你当时怎么没报警呢?”

    林妍说,“他虽然没接电话,但后来给我发了一条信息,说是在开车,没法接电话。”她把手机递给徐宏。

    徐宏看了看杨锐,两个人心照不宣,一般来说开车不能接电话的人更不可能发信息,要么这条信息不是张胜利发的,要么张胜利对林妍说了谎。

    徐宏说,“您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林妍说,“然后就没消息了,我之后再给他打电话他也没接过,连信息都没有了。原本我就是以为他这趟活儿忙,也没多想,可我看到你们发的尸体那个……”她说不下去了,掩面哭泣。

    “你们有孩子么?”一言不发的杨锐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林妍显然没反应过来,“哦,没有,我和胜利结婚十多年了,一直怀不上孩子。”她没有继续说下去,脸色变得很难看。

    原本杨锐的目的很单纯,如果有孩子,就可以做DNA比对。但是看着林妍瞬间变化的表情,杨锐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丝婚变的味道。他不动声色的问,“那你知道张胜利还有什么亲人吗?我们需要家属提供DNA样本。”

    林妍说,“他父母都在他老家,S省Q县。”

    徐宏把这些信息记录下来之后,说,“这样,您先回家,如果有消息我们随时通知您。”

    林妍站起身,想说什么,最终只是说了句“谢谢”,就离开了公安局。

    等徐宏送了林妍回来,杨锐毫不犹豫的说,“查,查这个女人和张胜利的社会关系。同时请Q县的同行们去张胜利老家找他父母,尽快提取他们的DNA,和我们这具尸体做比对。一般来说,割掉死者的脑袋,肯定是为了隐藏死者身份,所以,确定尸源是重中之重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杨队长好帅!

徐宏 is watching you.

瑟瑟发抖。 


评论(3)

热度(3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