澄廓

建设社会主义的好青年

獬豸·跛脚的驼背人11

【刑侦AU】
杨锐站起身,走到会议室的中央,“跟大家说个事情。”虽然他平时也很严肃,但是今天这样,严肃中还有凝重的样子,确实不多见,连顾顺都坐直了,“今天我们在滨海公园发现了一具男童的尸体,和一个獬豸的图案。”他操作着电脑,调出了一些照片,“五年前,我市发生过一起连环杀人案,死者总共有9人,都是小女孩,最大的19岁,最小的只有12岁。死者生前都遭受过性虐待。所有案发现场,都有一只用红色涂料画的獬豸。经过一系列调查,犯罪现场最终锁定了范思哲酒吧,而酒吧老板徐天被认定具有重大作案嫌疑。”杨锐切换着照片,“我们对范思哲酒吧进行了搜查,发现那就是一个打着酒吧幌子的卖淫场所。而这些死者就是这里的卖淫女。”
“这些女孩子是因为不听话被杀掉的?”庄羽问道。
杨锐摇摇头,“原本我们也是这么认为的,但经过尸检,发现每个死者身上的伤痕应该是出自不同的人。”
李懂问,“那串并案的依据是什么?只有那个獬豸?会不会是模仿犯?”
杨锐皱眉,“我刚刚说了,死者都是范思哲的卖淫女,而她们死前全部受过性虐待,至于施虐者,都是范思哲的客人。”
“也就是说,”佟莉插话,“这帮人没控制好力度,把人家姑娘玩死了?”
会议室一群大老爷们全部语塞,张天德更是在佟莉旁边如坐针毡,比划了半天也没说出一个字。
“咳,”徐宏清了清嗓子,“那个,莉莉啊,事儿是这么个事儿,但,咱稍微含蓄点儿。”
“呵,”佟莉一脸冷漠,“虽说你们都是处男吧,但没吃过猪肉,总见过猪跑吧。”
“行行行,”杨锐抬抬手,蛟龙一队唯一的一个女队员实在是太爷们儿了,他赶紧投降,“但佟莉,我得纠正你,死者的死因不是虐待致死,而是死于枪杀。”
“涉枪?”李懂有点吃惊。
杨锐点点头,“没错,这也是我们锁定徐天的主要依据。这家伙涉黑,有枪支来源。后来我们抓捕他的时候,碰到了一个荷枪实弹的团伙,加上情报有误,导致行动的时候,我们的一个民警受了重伤。”
李懂沉默了,半天吐出一个名字,“罗星。”
杨锐叹了口气,算是默认,“徐天被抓捕归案之后,对他的罪行供认不讳。据他说,他之所以杀掉这些女孩子,是为了清理他所谓的‘环境’,淘汰掉他认为不合格的,才能保证‘市场’的竞争和有序。”
“怪不得要画獬豸。”李懂嘀咕,“他肯定觉得他自己特别正义。”
杨锐撇撇嘴,“没错,獬豸是中国神话中的神兽,也就是独角兽,象征公平和正义。所以法院的门口就会有獬豸的雕塑。徐天在犯罪现场画獬豸,是因为他认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,是为民除害。”

评论(1)

热度(3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