澄廓

建设社会主义的好青年

獬豸·人心2

【刑侦AU】
水手结什么的都是我瞎编的,大家不要当真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陆琛闯了进来,“莉姐说的没错,我刚刚又去检查了一下尸体,尸体脖子上的勒痕很奇怪,好像有个不平滑的地方。我一直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,刚在门口听莉姐说窒息性高潮,我想起来,那应该是塑料袋造成的。凶手把塑料袋套到死者头上,然后挽了个扣。”
顾顺插话,“那怎么能证明是窒息性高潮呢?光凭一个塑料袋,不能证明有性行为吧。”
陆琛点点头,“当然不能。死者在死前有过性行为在报告中已经说过了,我之所以说这个塑料袋是他们获得性快感的工具,是因为我在埋齐峰的垃圾堆里,找到了这个袋子。”
庄羽坐不住了,“你怎么知道是套在死者头上的那个?”
陆琛说,“死者脖子上的痕迹太有特点了,那不是个普通的绳结,是海员才会打的水手结留下的。”
“水手结?”徐宏不太相信,“用塑料袋打水手结?”
陆琛嘿嘿一笑,“当然不是,塑料袋也打不出水手结啊,是塑料袋上面系了一根塑料绳,那根绳子打了水手结。”
庄羽跳起来,:“塑料袋给我!”
看着冲出去的庄羽,罗星笑着说,“如果能在塑料袋上检测出死者的唾液,那就是真正的实锤了。”
“真正的啥?”杨锐瞪着小眼睛。
“实锤,就是强有力的证据的意思。”杨惠满脸呵呵,“哥,你真应该多接触接触现代网络。”
看着徐宏憋着笑的表情,杨锐又开始呼噜自己的头发,他烦,“我们现在必须抓紧时间,如果确定凶手行凶无动机,那就很有可能是连环事件,我们得赶在他再次动手之前抓住他。”
罗星点点头,“没错,现阶段还是应该从死者的社会关系入手。”
晚上,为了给罗星接风,一群人在杨锐家解决晚饭,杨锐照例是主厨。徐宏装模作样在旁边打下手。杨锐看看什么东西做熟了,就用筷子挑一点,送进徐宏嘴里。
“哎!”杨锐眼疾手快,用筷子打掉徐宏伸向菜板上黄瓜片的手,“菜板刚切了肉,这黄瓜都没洗呢。”
徐宏表情委屈地看着杨锐,不知说了什么。杨锐叹了口气,从锅里夹出一点炸茄盒的肉馅,吹凉了伸到徐宏嘴边。徐宏一口吞下。
杨惠和佟莉站在厨房门口向里张望,“莉姐,这老夫老妻的即视感看的我都想流泪。”
佟莉呵呵一笑,“小惠你是真不知道你哥有多怂。他一直以为自己掩饰的挺好,不过,也就是他自已以为我们都不知道他喜欢副队。”
杨惠拍拍佟莉的肩膀,“莉姐,我懂你。”她往自己嘴里扔了一颗葡萄,“说起来,当初石头哥怎么拿下你的呢?”
佟莉呵呵一笑,“是我拿下的他。”

评论(3)

热度(38)